八四、治罚恶人调伏众生陀罗尼

曩nǎng莫mò三sān满mǎn哆duō没mò驮tuó喃nán。
摩mó婆pó嚩pó。
娑suō嚩pó婆pó嚩pó。
三sān满mǎn誐é哆duō喃nán。
曩nǎng莫mò钵bō啰luó怛dá野yě迦jiā没mò驮tuó野yě。
室shì啰luó嚩pó迦jiā赦shè。
曩nǎng谟mó冒mào地dì萨sà怛dá嚩pó喃nán。
捺nà舍shè部bù弭mǐ钵bō啰luó。
底dǐ瑟sè耻chǐ谛dì。
娑suō嚩pó啰luó拏ná冒mào地dì。
萨sà怛dá嚩pó喃nán。
摩mó贺hè萨sà怛dá嚩pó喃nán。
怛dá你nǐ野yě他tā。
唵ōng。
佉qū佉qū佉qū呬xì佉qū呬xì。
努nǔ瑟sè吒zhà。
萨sà怛dá嚩pó捺nà摩mó迦jiā。
阿ē悉xī牟móu娑suō罗luó波bō啰luó。
戍shù波bō舍shè贺hè萨sà哆duō。
左zuǒ睹dǔ哩lī部bù惹rě。
左zuǒ睹dǔ哩lī目mù佉qū沙shā。
入rù嚩pó啰luó拏ná。
誐é蹉cuō誐é蹉cuō。
摩mó贺hè尾wěi近jìn曩nǎng。
伽qié哆duō迦jiā尾wěi讫qì哩lī。
哆duō曩nǎng曩nǎng萨sà哩lī嚩pó。
部bù哆duō婆pó焰yàn迦jiā啰luó。
阿ē吒zhà吒zhà贺hè娑suō曩nǎng。
祢mí你nǐ尾wěi也yě伽qié啰luó。
左zuǒ哩lī摩mó你nǐ嚩pó萨sà曩nǎng俱jù噜lū。
萨sà哩lī嚩pó。
迦jiā哩lī麦mài。
砌qì那nà砌qì那nà。
萨sà哩lī嚩pó。
满mǎn怛dá啰luó。
频pín那nà频pín那nà波bō啰luó母mǔ捺nà啰luó,
摩mó迦jiā哩lī沙shā。
萨sà哩lī嚩pó。
部bù旦dàn你nǐ哩lī摩mó他tā。
你nǐ哩lī摩mó地dì。
萨sà哩lī嚩pó。
势shì瑟sè戆zhuàng。
钵bō啰luó吠fèi舍shè野yě。
钵bō啰luó吠fèi舍shè野yě。
曼màn拏ná罗luó末mò地dì也yě。
吠fèi嚩pó湿shī嚩pó。
哆duō尔ěr尾wěi怛dá哆duō啰luó。
俱jù噜lū俱jù噜lū摩mó么mō迦jiā哩lī焰yàn。
那nà贺hè那nà贺hè。
钵bō左zuǒ钵bō左zuǒ。
摩mó尾wěi楞lèng嚩pó。
摩mó尾wěi楞lèng嚩pó。
三sān摩mó野yě末mò睹dǔ娑suō摩mó啰luó。
吽hōng吽hōng。
颇pō吒zhà颇pō吒zhà。
萨sà普pǔ吒zhà野yě。
萨sà普pǔ吒zhà野yě。
萨sà普pǔ吒zhà野yě。
萨sà哩lī嚩pó。
舍shè波bō哩lī布bù啰luó迦jiā。
呬xì呬xì婆pó誐é鑁zōng。
紧jǐn唧jí啰luó野yě。
悉xī摩mó摩mó。
萨sà哩lī嚩pó啰luó采cǎi娑suō驮tuó也yě。
娑suō嚩pó贺hè。

《佛说最上意陀罗尼经》透露,过去世(无量劫前)文殊菩萨化为神人(智人)在支那国(华夏国土)传授根治灾难的陀罗尼门。可见,文殊菩萨不但与阎浮提(堪忍世界)有大因缘,还是华夏古祖也。除此,《大药叉女欢喜母并爱子成就法》提及,世尊在世为天人演说佛法法要时,常住在支那国(华夏国土)护持世界的大药叉神将——贺利帝母率领部属也前去世尊面前学习佛法,并且在世尊特许、支持下说陀罗尼法利益众生。又足见贺利帝母亦是华夏先祖也,同时也是继承陀罗尼法的华夏先祖也。《慈氏菩萨略修愈誐念诵法》也提及,妹怛利也(慈氏、梅呾利耶、梅怛俪药、弥勒)慈悲忆念本愿力故。故未来降临阎浮支那国。速证愈誐大悉地(佛位)。毫不客气地说,震旦国是世界乃至外星之域之源祖也。遗憾的是,末世儿孙未继承华夏先祖遗留下来陀罗尼法。《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提及,文殊菩萨受持大乘般若波罗蜜多(陀罗尼兼大乘智慧),金刚手菩萨受持佛所说甚深微妙诸总持门。又足以说明,护国护法智慧与武力二者不可缺一也。故《苏婆呼童子请问经》提及,金刚手菩萨现三昧神通(威神)降魔时,能令阿修罗四散逃避,自然殄灭。魔宫眷属,光明失色,魔营碎坏,魔属迷闷于地。或身体犹如火烧,或身体干枯。或卧屎尿中,或被山压身,或卧水中,或卧铁围山中,或卧须弥山中,倒垂欲坠生大恐怖。或卧大河泊中坐大恐怖,或卧海底不见日月,或卧空中被日晒受大苦恼。或受贫穷饥寒,或受地狱、饿鬼、畜生飞鸟、毒蛇身之苦。或受失去本形之苦,或身出火受自烧之苦,或两目出火烧其自面。或男身上生女根出不净臭秽物。或女身上坐男根,若不知羞耻,屎尿从口中出。或被恶兽食噉,或被蛇蝎所伤受大苦恼。或食饭时口出猛火烧其舌齿。或手脚坠落,或身体溃烂。或因病而卧,或呼吸急促。或受鉾鞘削之苦,或受剑戟之苦,或受火轮之苦。或受白象踏之苦,或受水牛觝杀之苦,或受被人杀之苦。令天魔外道受种种大苦恼。金刚手菩萨现三昧神通(威神)之力,天魔、阿修罗尚无法承授上述之苦,何况金刚手菩萨入火三昧(三昧真火)所现神通,天魔外道何能是对手也?故《苏婆呼童子请问经》提及,行者得入火三昧之力,亦可与金刚手菩萨无异,具足金刚手菩萨降魔之力,故可令群魔心生恐怖,受种种大苦恼之报。在武器装备不如敌军的情况下,若战术运用得当尚有挫败恶敌之胜算,何况在武器装备精良的情况下,何忧不挫敌军也?《转法轮菩萨摧魔怨敌法》提及,未来末法之时,当有邻国侵略国界,或国中军事势力薄弱,或胆怯懦弱,并有不法之臣起恶叛逆。当持秘密摧魔怨敌陀罗尼法。届时可逐渐使自国军事强大,摧破怨敌,令敌军迷闷荒乱。如此在天龙八部神力之下,即令国土、国王、国界、国民得安乐。

《文殊师利阎曼德迦咒法》提及,佛法灭时,大怖畏时,恶世时,一切声闻缘觉隐皆不现。为护佛法故,为世界安住(和平)故,为防止一切恶人故,为方便成就众生故,为圆满不可思议菩萨行故,为不思议众生除业障故,而说治罚恶人调伏众生陀罗尼。《文殊师利耶曼德迦咒法》还提及,持耶(阎)曼德迦明王治罚恶人调伏众生陀罗尼(又名耶曼德迦嗔怒王咒)具备无量功力,能护佛法,能制服破坏佛法者。能摄阎罗王种种治罚调伏,能摄一切咒及诸天仙咒,及咒恶人非道理者。能摄十地菩萨咒世间咒神,亦能使得余一切咒神等。故《大方广菩萨藏文殊师利根本仪轨经》提及,持此咒可降伏魔王,破坏诸障。远离恶事,增益吉祥。迷闷蹎踣寻其醒悟,身体羸病必得调畅和悦,长命无病,富贵增胜,威仪具足。《大方广菩萨藏文殊师利根本仪轨经》又提及,日持此咒一〇八遍可避免恶风恶雨恶声等诸障难,还可以轻易杀死帝释天王,何况对行者不利的诸坏人呢?对于欲护国卫教之人可持此法。故《吽迦陀野仪轨》提及,若国內发生三灾七难,万民不安、天地不和,神鬼恶灵皆发恶心疫病之时,可修大密法,以般若自在心降伏天地神鬼恶灵,增长人民福分。

结调伏一切恶人印(双手内叉,二中指竖合,右拇指叉入掌中)持治罚恶人调伏众生陀罗尼108遍回向恶人,功效非凡… 。结铁箭印(双手內叉,二拇指分开直竖成印)持治罚恶人调伏众生陀罗尼108遍回向恶人,功力非凡… 。作法时若听见种种雄吼之音,不必害怕。结印持咒时请说:XXX(姓名)祸国殃民、破坏佛法,以此治罚恶人调伏众生陀罗尼惩罚之,使他(她)不再祸害国家,破坏正法。对于内外之敌念出:以此治罚恶人调伏众生陀罗尼惩罚XXX(国名)XXX(职位)XXX(姓名),使其不能祸害国民,破坏正法。若对国际邪恶组织可念出:以治罚恶人调伏众生陀罗尼惩罚XXX(组织名字),使其不能祸害世间,破坏正法。平时修持可不用结印,但是无形中也会威慑恶人,降伏魔障,令其不敢恼害自己与家人。若恶人已回头是岸,以慈心持治罚恶人调伏众生陀罗尼108遍回向其人,请念:XXX已知错能改,愿以此治罚恶人调伏众生陀罗尼破除对他(她)的惩罚即可。唯有一心护国卫教者可持此法,必得文殊菩萨相助。足见诸佛世尊给予众生以武力推翻暴恶统治的权力也。切记,不可与恶人为伍,若用于私心必遭恶报。如《大方广菩萨藏文殊师利根本仪轨经》提及,于供养佛法,离诸欲之清净人前可持此咒,若于诸欲人(恶人)前诵咒,身体干枯而亡。持此咒之人,若心不清净(歹心)得怖畏大难,命终堕入恶趣。《文殊师利耶曼德迦咒法》提及,为护佛法持咒可使恶人消灭无余,直到回头为止,若为自己私事用此法,现世速招恶报,命终堕入地狱。

《唯识论》提及,古昔有一国王得罪了一位仙人,令其仙人生嗔。仙人一怒之下,以意念下了场冰雹,令其国王所在城市毁于一旦。可见,人的意念是有杀伤力的,何况持咒之力呢?故持咒之力不可思议也。是故,在末世咒师(明师)可仗咒力运用火烧、风难、阴雨、刀兵、房塌、屋倒、耗财,饥馑、瘟疫、病毒、霹雳、冰雹、溃烂、疼痛、兽咬、虫叮、身痛、脚痛、心痛、气痛、虐疾、痒病、恶臭、热闷、寒冷、昏沉,摔倒、鬼神恼乱、罗刹缚害、恶鬼附身、虎兽所著、昼夜不安、夜不能眠、不治之症、外敌入侵、内部自乱、民众逃离(包括移民他国)等诸菩萨、摩醯首罗天王、声闻、缘觉神力也无法救治的种种天灾人祸,使祸害世间、毁坏正法的恶王、恶臣、恶商等邪众惨遭断命狂死、绝家灭种、灭族亡国乃至灭世之灾。故本书流通之域,若遭诽谤、阻碍,定会出现前述种种灾害以示惩戒也。出自《大方广菩萨藏文殊师利根本仪轨经》。

八三、阿吒薄俱心中心咒
八五、婆差卢陀罗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