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要明白四无碍辩才的道理

《别译杂阿含经》云:百川众流中,巨海名为最。星辰诸宿中,月光名为最。于众明之中,日光最为最。上下及四方,世间及天人,诸贤圣众中,佛最第一尊。《大庄严论经》提及,佛陀是三界导师,最尊最贵,故佛所说的话更是真实不虚,胜过一切世间邪说。《别译阿含经》提及,过去、现在、未来一切诸佛,都是真正觉悟真理的圣者,能够破除一切烦忧热恼,一切皆依法为师,所以时时亲近、依止正法,就是三世诸佛所说的共法。是故,应要尊重佛陀的教法,时时忆念佛陀的教导,尊重供养无上法。《大庄严论经》云:切说法中,佛为最胜,其所说理,圆满究竟。世间愚闇之人,若能以佛法为炬,必能入于真谛之处。《别译杂阿含经》提及,有所执着、有所欲求的人,心中才会有种种的怀疑与困惑,始终在无量无边的境界中,生种种染着。一切的烦恼皆源于没有智慧。《法句譬喻经》开示:第一、以至诚恳切心对治口业,不乱说话。第二、以慈悲坚固心对治刚强难伏的身业。第三、以智慧除灭一切愚痴、执着的心念。如果能运用这三种方法来调伏自己,就能度脱一切,远离三涂恶道,成就道果,不再受生死轮回之苦,不再有忧愁苦恼。《法句譬喻经》开示:以耕种、畜牧为生,祭祀日月水火之神,唱诵、祈求生大梵天,这些并不是脱离生死的方法。三界之内福报最大的,没有比得上天人,但若缺乏佛法的智慧,最后不免还是要堕至三恶道中。唯有出家修清净戒行,落实寂灭之道,才能脱离生死。《增一阿含经》提及,愚痴人的行为都是不如法的,他们总是违背正见、常规,让邪见日益增长。《出曜经》提及:修行当依正法,远离欲爱不净垢秽之处。如御车时当行坦大宽正之途,若舍大道而行邪径,则将有翻覆折毁的危险。故离开正法、忘失正念的人,因愚昧蔽心,如同行岔道之车,有折毁的危险。《别译杂阿含经》提及:如果有人心怀恶意,想故意找别人的过失和短处,以此来讥笑他,这是满怀瞋恚及愤怒的不清净心。以这种不清净心来听法,终究不能解悟诸佛所说之法。能怀着不与人诤论的善顺心,又能除却疑心,就远离了诸恼害及嫉妒心。若能如是一心谛听,佛当为其宣说如来清净妙法。《法句譬喻经》提及:所有万物本是清净,皆因不同因缘使其改变,产生不同的罪果与福报。一个人若亲近贤明之人,他的修养与学问就会愈来愈好。若亲近邪愚之人,祸殃随至。是故,末世众生唯有遇到善知识方能得佛法要。《杂宝藏经》开示:选择亲近对众生有益的善知识,可以让众生的身心时时安稳、愉快。恶知识,只会让众生受着如火烧般的煎逼,无论今世或后世,身心皆受无量众苦。由此可知,亲近善知识是非常重要的事。《别译杂阿含经》提及,能得遇大善知识,听闻佛法,真是人生莫大的福报。《大庄严论经》提及,亲近善知识能得解脱,方知三宝是真正的大福田。

《增一阿含经》云及:对天、龙、鬼神之所说,都能分辨、了达其义,是义无碍辩。对如来所说的十二部经──契经、祇夜、本末、偈颂、因缘、授决、已说、造颂、生经、方等、合集和未曾有,以及各种有为法、无为法,有漏法、无漏法,诸法实相之理,如是等,都能总持不忘失,是法无碍辩。能通晓各类众生所说,如长语、短语、男语、女语、佛语,及梵志、天、龙、鬼神等之语言,或阿修罗、迦留罗、甄陀罗等所说之语言,并且能随顺对方根机而为说法,是辞无碍辩。当说法时,心无怯弱,无有畏惧,能令四部之众──出家比丘、比丘尼,在家优婆塞、优婆夷等,心生和乐喜悦,是应无碍辩。但是,达到四无碍辩才非朝夕可成。如《增一阿含经》提及:若有佛弟子希望能够与如来共论(通读佛经),首先要使自己具足戒德。已达到戒德具足时,接着应当广学多闻,使自己闻法具足。待到闻法具足时,还要继续常行布施。等到闻法、布施具足时,还要让自己智慧、解脱知见都能够具足。若佛弟子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等五分法身皆已具足时,便能为天、龙、鬼神所供养,可敬、可贵,为天人所供奉也。《出曜经》提及,诸法从心起,心是万法的根本,心中怀恶不舍,罪报如影随形,将为自己带来无尽的苦恼,如同恶念乞儿发了毒誓,所以葬身轮下。若心怀善念,身体力行,福报庆喜自然相随,亦如善念乞儿今生即成就善果。由此可知,心念之力,强大如是。《法句譬喻经》提及,想要契悟、证道,首先要先断除愚痴。能除去痴心,然后才能制伏念心。心,才是一切善恶的根源。欲爱的根源来自于这念心,制伏此心,心定意解方能契入正道。十二因缘中以愚痴为根本,痴是所有罪恶的源头。真正有智慧的人,就是要先断除痴,然后才能够得定成道证果。《释迦如来应化录》提及:惭愧是世上最上等的衣服,持戒则是最庄严的璎珞,法音是最美妙的音乐。《佛为阿支罗迦叶自化作苦经》提及:已经了悟苦谛之理。能够如实了知法的真义,才能远离怖畏,得大自在。

九一、要明白末世失去正法永无宁日的道理
九三、要明白何为智慧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