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要明白阿难、迦叶不能究竟护持佛法的道理

《未曾有正法经》卷三明确提及,目乾连、迦叶、阿泥卢驮、优波离、富楼那、须菩提等人在佛前忏悔自私自利,智慧低劣,不敢求佛慧。《巨力长者所问大乘经》提及,无上乘最胜深法乃大智大悲菩萨所行之道,声闻、独觉、凡夫所不解也。故《大方便佛报恩经》提及,唯有佛菩萨可令佛法常住不灭。《大宝积经》卷八十八明确提及,佛灭度后,摩诃迦叶等众不堪护持正法,唯有将法藏付嘱诸菩萨,于无量千亿那由劫不断佛种,不断法轮,僧宝具足。《大智度初序品中放光释论之余》提及,罗汉不能知一切总相分别,亦不能破魔王,又不能降伏外道,厌老病死直趣涅槃(只顾自己解脱)。《大乘宝要义论》提及,初学菩萨不用深法调伏自心,不解大乘,反生诽谤,又何能堪任护法之器。《诸经要抄》提及,诸天魔常疾(坏)佛法,见善行者便往坏之,纵是罗汉亦常被恼,唯爱涅槃华竟清净,如是教者名为邪教。众所周知,罗汉、声闻、辟支佛贪生怕死,不利众生,唯愿入定,与其说罗汉、声闻、辟支佛入定清净,不如说是被魔所摄也。《瑜伽师地论》卷十九提及,真罗汉(菩萨)究竟游行自在。众多愚人为追求独自清净,怨魔、恶魔便骗役令生色界、无色界,犹如坐牢,未得出离,最终堕入五趣。《弊魔试目连经》提及,有一弊魔无力恼乱佛心,便入目犍连之心,令目犍连腹中雷鸣(苦恼)、犹如饥人负其重担(心神不定,心慌意乱,如石压心),恐怖害怕,昼夜不安。世尊在世时目犍连尚遭魔乱,何况于末世不及目犍连之行者,岂能不被魔恼乱也?足以说明一切。

遗憾的是,在魔道猖獗的末世,魔王化为佛身误导念佛菩萨名号之师、众的诡计终于成真。跟随世尊一生的罗汉尚无力识别魔化之佛,末世众生何能识破扭曲教义的附佛外道呢?往昔世尊等佛菩萨在世时,尚被外道视为邪教,何况在末世弘扬正法的明师团体,岂能不被三毒炽盛、自负傲慢的魔道徒众视为邪师呢?《旧杂譬喻经》提及,一万罗汉合力也无法降伏用狂风暴雨、雷电冰雹屠杀众生的恶龙。相反,一万罗汉却被恶龙用狂风暴雨、雷电冰雹打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随后罗汉们向佛告发恶龙,恶龙因嗔恨心发大暴雨、霹雳、冰雹欲杀世尊等众,后被世尊神力所伏。试想,万名罗汉们联手连一只毒龙也降不住,又何能对抗天魔、护持正法呢?《旧杂譬喻经》提及,佛在世时,有一国土其人民性情凶暴、造作恶业、刚强难化。摩诃迦叶、舍利弗、阿难等不知天高地厚的五百罗汉联手入其国讲授戒律度之,不但未度一人,反被此恶国民众辱骂回来。罗汉们向世尊告发其国民众谤毁罗汉之罪。后文殊菩萨不惧辱骂更不视骂他之众有罪,以神力智慧先赞叹恶国的刁民,而后逐一全部度化。试想,世尊亲传的五百罗汉弟子联手也无力在禀性刚强之国度化一众,又何能在五浊末世利益众生呢?何况是不及罗汉们的伪师凡徒呢?

《大方便佛报恩经》早已透露,世尊能以一句法演出无量法,又能以无量法化一句义。佛法虽有八万四千法门,然始终归为一藏。阿难只知世尊所说粗示端绪之法,何况阿难虽在世尊身边,然有二十年中不听闻世尊说法。世尊灭度后,阿难在所有撰结法藏的前面都加上‘如是我闻’之言以证其正。然阿难未随世尊认真听法,即使在每部经中写上如是我闻,又何能证明所撰集的法藏如法呢?《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杂事》提及,佛在世即将灭度时,阿难时常被魔所惑,导致阿难身心迷乱,所思所行皆违背佛意。世尊灭度前也并未将正真法藏结集,阿难居学地未离欲染嗔痴,故没有资格与迦摄波(摩诃迦叶)等五百罗汉及僧众结集三藏圣教。阿难只能择结简单之经而已。故世尊灭度后,以摩诃迦叶为首的五百罗汉将佛所说佛经结集后,在涅槃前又交付阿难(至于《海意菩萨所问净印法门经》提及的世尊灭度后世,众生可在阿难所闻见甚深经典,就是指摩诃迦叶将已结集【笔录】好的经典交给阿难的时间也)。阿难在涅槃前又交付奢搦迦(能领持八万四千藏)。当众人知道所结集的法藏是出自阿难之手,众人皆说阿难多忘无慧,根本无力结集法藏,故不可信也。后来阿难解释手中所承法藏乃摩诃迦叶所集,众人才得以信奉正法。奢搦迦涅槃前又交付邬波及多(佛在世时已为其授记,未来佛号无相好佛)。邬波及多涅槃前又交付末田地那(地底迦)。地底迦又交付善见(此时世尊已灭度一百一十年)。此后佛门弟子便贪著名利,不依法修行,伪作佛经,开启了以人为师的先河。世尊灭度后正法住世千年的愿望成为梦幻泡影也。

因阿难曾经侍佛左右,故阿难的名气在佛教史上比五百罗汉乃至菩萨还大。然阿难为何在十二年中不在世尊身边侍佛听法呢?其实《大般涅槃经》早已透露其中原因。《大般涅槃经》透露,佛在讲法时,五百罗汉等众发愿受持十二部经侍佛左右,以求获大益。唯有阿难不愿侍佛受持十二部经,不愿求其大益。后来世尊为了度化阿难,答应了阿难所提的不穿僧服,不守僧规,随意出入僧团的要求后,阿难才回归僧团侍佛左右。然其对世尊所说十二部经只听不问(实为听不懂),数年后阿难才向世尊问一些幼稚、愚痴的问题。世尊鼓励阿难,说无量菩萨因慈悲庄严自己,于世尊灭度后不能受持十二部经,然阿难及五百罗汉已具足信根坚固,其心更直,具足念心,身无疾苦,常勤精进,心无骄慢,成就定慧,闻能生智,可堪受十二部经。也因此阿难被尊为多闻尊者。后来阿难在外出时,被六万四千万亿魔所恼乱(实为被摄),诸魔一一变身为如来为阿难说无量百千类似佛法的法,并为阿难示现十方佛世界,示现菩萨降伏魔军,示大神通入涅槃。阿难见此神变后,误把诸魔所化之佛,所做佛事当成真佛、真佛业,认为这些佛比世尊还厉害,而入魔网侍奉魔王所化之佛,信修魔道。后受其大苦,虽念如来而不能再回到世尊身边。后来文殊菩萨承世尊法旨持陀罗尼才将阿难从魔道中救出。足见阿难在遇到伪佛,接着修持伪法,到幡然醒悟,至无法脱离魔道而受大苦恼,累计二十年的时间。试想,有无量菩萨尚不能受持十二部经,那么不及菩萨之位的阿难何能护持佛法也?故《入大乘论》提及,阿难是在诸声闻中为第—,并非在菩萨中第一。阿难受持佛所说之法不及百千分之一,故十方与阿难同位之众不能尽知佛法,不能堪任法器也。《大智度论》提及,佛灭度后,跟随世尊习道二十五年的阿难因未证罗汉果位,而被已证罗汉位,得六神通、得共解脱、无疑解脱,悉得三明,禅定自在,能逆顺行诸三昧,皆悉无碍。诵读三藏,知内外经书,诸外道家十八种大经,尽亦读知,皆能论议,降伏异学,能集佛经的迦叶尊者等众排斥,受大苦恼。后来阿难虽然思惟诸法,求尽残漏。其夜坐禅经行,殷勤求道。然阿难智慧多,定力少,是故不即得道。定智等者,乃可速得,后来阿难又精进修行,终入金刚定。破一切诸烦恼山,得三明、六神通、共解脱,作大力阿罗汉。在同修的求情下,迦叶尊者才答应阿难与诸罗汉等众结集佛经。

《大方便佛报恩经》提及,舍利弗虽已修六十劫,然习气未尽,故连飞入怀中的一只鸽子也保护不了。那么,阿难、舍利弗等罗汉又何能护持正法呢?所撰集的法藏中又岂会无颠倒之乱也?阿难只是声闻中多闻(智慧)第一,舍利弗只是在罗汉中智慧第一。而文殊菩萨其智慧在诸菩萨及诸佛之中皆为第一,所以,稍有智慧之人都应该选择向文殊菩萨学习。虽然《佛说决罪福经》提及,末世若用《佛说决罪福经》讲法的人就是文殊菩萨。然不能放下名利,通达甚深法要,以智体现导首之人,又何能是文殊师利菩萨呢?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多闻第一的阿难,密行第一的罗睺罗(世尊之子),头陀第一的摩诃迦叶,议论第一的迦旃延,说法第一的富楼那,解空第一的须菩提,持律第一的优波离等,都是释迦牟尼佛门下成绩优异、持有无上文凭,最杰出、最具代表、最具权威的学生。然这些大名鼎鼎、受众羡慕的大罗汉、大声闻却无力承传正法,守护正法,造福世界。可见,阿罗汉、大声闻之思路、之学识不能利益众生。所以世尊根据阎浮提众生业报,留下有助益阎浮提的陀罗尼法造福世间。那么,末世不及大罗汉、大声闻之慧、之力、之正、之行而未习大乘智慧、大乘佛法的学子们,又何能辨别邪正,抵御魔军,而成为顺应天律,符合人伦,振兴国家,造福世界的人才呢?《大方等大集经》提及,真丹国(震旦国、华夏国土)有三角龙王与难陀龙王、优波难陀龙王等甚多龙王能受持守护陀罗尼门正法。末世亦有甚多药叉神将、龙王、天女等众守护震旦国土,渐次除灭触恼、争诤、怨恨、忿怒、交战、饥饿、疫病、非时风雨、寒毒热恼之灾,遮诸不善,令诸恶众生嗔恚、虑狂、苦辛、涩触等无味(无价值之事)逐渐消除,并且度化声闻等小乘之众。佛经中处处可见佛菩萨会帮助精进持咒的忏悔者,是故,趁着身体健康赶快忏悔修行,兼行护持佛法,等业障现前时佛菩萨定会助你度过难关也。

一八、要明白转轮王于末世降生的道理
二〇、要明白魔会追杀明师的道理